空想白日

最近看到一个同学的说说,都是关于她喜欢的剧的转发,评论转发,视频转发,截图转发。嗯…其实这也没什么,主要是转发这个事,她没有自己说,而是别人整理自己的想法,她转发了别人的想法,当然我知道这意味着别人表达出了她想表达的事。好吧,其实我只是想看看她的表达,她之前也是一个文艺青年来着的啊,嗨写过自己的剧本。这么说来的话,她可能只是在没有我的地方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吧。那也好,我只是觉得转发别人的想法这种事太可怕了,毕竟每个字都给人不同的感觉,我已经语无伦次了。

泳衣耶

我服了中医了。
那么多年下来,有的东西早就丢了吧。
现在对于同一个词的描述在不同的时期里面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概念。现在“命门”都不在同一个部位了!!为什么还要抓着 不放!!!

我死了。
啊啊啊陈坤好帅!360°托马斯回旋升天哭泣!反复去世😭😭😭😭😭😭为什么他那么好看!

我,好想,买衣服,啊

不管怎样,总会有那么一瞬间无可避免的孤独感。以至于厌倦。

放飞自我之后就越来越容易不耐烦了

什么破身体,平静就没力气,激动就睡不着

那只狗最后还是死了

  我们将完全软下去的狗裹好,就开始收拾东西离开实验室了。
  手术完毕,开始缝合切开的腹部,先是缝合肌肉层。
缝合完肌肉层后刘榕退下来休息,有点埋怨的看着我:“诶呀你怎么不过来帮下忙呀,这么长一道口我手都酸了。” 我有点无语:“我没穿手术服诶怎么帮”“对哦,也是,诶我的手还是好酸。”

  缝合完肌肉层,是小云开始缝合皮肤,远燕在一边协助。半途中狗又醒了一次,稍微有点挣扎,我就给它又补了一次全麻。其实挣扎得也不强烈,我甚至怀疑它已经虚弱得对痛也不敏感了,而且昨天给它做了声带切除,它已经发不出声音。

  最后一针缝合完毕。手术成功啦!

  我已经准备好硫酸镁,准备就要打进血管。远燕说:“我来吧。”“那你来。”说着,我就放下针管,继续收拾手术器械了。准备硫酸镁的时候我还问过刘榕:“硫酸镁不是镇静的吗?怎么用来安乐了?”“镇静过量了就是安乐呀。”她这么回答。

  我没有去看远燕是什么时候打安乐进去的,也没去去看那只狗是怎么死去的。我只是在一边收拾手术器械。
 
  我第一次见到这只狗和这只狗死去的时间,是两天。

  那天我从动物房拿它出来,它还什么都不知道,居然还挺听话,拉一下就跟着我走了,既没在我太前,也没在我太后,总之算是在我旁边吧。样貌就是普通的土狗的样子,和秋田犬有几分相似,看到它我就想到了我弟常用的秋田犬的表情包:喝了水,然后抬起头笑得天真灿烂。我那时候还和我弟说:像你诶!

突然激动!
昨天由寄生虫的超水仙的生殖模式,我就有点好奇,就去找了一下科幻的东西来看,来到了B站,点进了纪录片的分区,但是突然看到了INS网络红人的纪录片……一点进去居然还挺好看,但是我冷静的想到了我是来找寄生虫的(๑•ี_เ•ี๑)。看来十几分钟这样,我就翻到了科幻大师纪录片!!看到了你一生的故事!!的电影!!(降临!)妈呀我现在好激动,并且我还想做分镜!我有好多的事想做!!但是我也有好多考试!啊!气!